關於部落格
秘密の庭園にようこそおいでくださいました。
☆ ゆっくり楽しんでいってください♪。
  • 8696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你還敢坐高鐵嗎? 生命是無價的????????

轉貼一篇雜誌的報導
你還敢坐高鐵嗎?壹週刊 :日本權威踢爆

台灣高鐵最近正逢多事之秋,先是必須賠償歐洲高鐵聯盟21億元違約金,後有日本技
術顧問田中宏昌發表論文,批判歐日混血的台灣高鐵安全疑慮多。
本刊遠赴日本採訪參與台灣高鐵甚深的日本鐵道界權威—齋藤雅男,他直言,混血高
鐵是為交換李登輝訪日的產物,因此衍生的土建、機電協調等問題,處處潛藏出軌、翻
覆等危機。

殷琪主導興建的高鐵,已成跨國聯軍的四不像,而在政府成為主要出資者後,當初殷
琪訴求的「政府零出資」,更成為美麗的謊言,「高鐵騙局」的警戒,已升高為關係千
萬人安全的「危險高鐵」。

齋藤雅男檔案
出生:日本福岡人,現年85歲
學歷:早稻田大學理工學部機械工學科畢業
經歷:日本國鐵岡山鐵道管理局運轉部長;東海道新幹線總局運轉車輛部長、總局次
長;鐵道勞動科學研究所所長;日本電氣(NEC)鐵道通信工程公司會長(董事長);
聯合國開發計畫鐵道工學專家;台灣交通部顧問(1989~2004年)
榮譽:1990年獲日本政府授與「勳四等旭日章」

歷時四年半,花費至少五千億元以上的台灣高鐵,已在台灣西部由南到北畫出一條長
達三百四十五公里的巨龍。台灣高鐵董事長殷琪始終說她有「百分之四百的信心」,明
年十月底高鐵通車。

可是,原訂今年十月開始進行的動態試車,卻一延再延,迄今無定期;而因為更換系
統違約,台灣高鐵日前確定將賠償歐洲高鐵聯盟新台幣二十一億元和解,列車還沒開動
就先虧一大筆錢。

介面扞格專家預警

更糟糕的是,由於高鐵將日本新幹線系統與歐洲高鐵系統混用,各種危及行車安全的
技術問題紛紛浮現,讓高鐵成了超危險列車。

技術支援台灣高鐵將近五年的日本「JR東海」的台灣小組領導人田中宏昌,最近在日
本鐵道專業刊物《JREA》十月號,發表一篇論文,全面批判台灣高鐵的系統、軌道及介
面等隱藏種種危機,言明「JR東海不會介入不認同的系統,在新幹線沒經驗的系統,JR
東海也不會支援。」頗有全面退出的意味。事實上,JR東海總部內臨時編組的台灣小組
裡,許多人已歸建回原單位。

由於事態嚴重,本刊在二十九日特別赴東京採訪在日本鐵道界一言九鼎,近十五年來
也是台灣交通部顧問的鐵道權威齋藤雅男。他直指,其中最可怕的是「interface(介
面)不同,全球很多鐵路事故都是因為介面不同引起的。」六年
前,德國高鐵曾發生百人死亡的重大事故,原因只是小小的輪胎磨損,台灣高鐵卻存
在介面扞格這麼重大的問題,會發生多大的災難,實在令人不敢想像。

政治介入日法分食

八十五歲的齋藤四十年前參與建立日本的新幹線系統,到過台灣超過一百次,為鐵路
電氣化和高鐵規劃設計,台灣高鐵第一組700T型列車今年五月運抵高雄時,他還上台接
受模型的「龍頭」。

齋藤在新幹線東京車站月台上感慨地指出:「台灣高鐵大樓裡的那些歐美工程師,根
本沒有人懂新幹線」,「日本新幹線是以技術做考量,台灣的高鐵卻是以政治做考
量。」
他大爆內幕證實,當年日本會去搶台灣高鐵,是因為經濟不景氣,日方以讓李登輝來
日本,交換台灣高鐵的商機來「拯救鐵道車輛製造商」。

高鐵的機電部分最初是採歐洲系統,經過這番運作,改由日本三井物產等七大商社所
組成的「台灣新幹線株式會社」(TSC)取得,再請JR東海提供技術支援,但因主體是
歐洲規格,以致在日本系統裡,竟然混雜近三成左右的歐美子系統。
這個「日法戰爭」利益分食、政治黑幕中誕生的怪物,高鐵自欺欺人地稱它為
「best-mix」(最佳混合),但專業人士卻諷刺它是「bad-mix」(最糟混合)。

被批外行殷琪協調

本刊調查,二年前,殷琪去JR東海的名古屋本社拜訪時,JR東海清楚表明立場:
一、Best-mix絕對不可行;二、如果要準時在二○○五年十月通車,鑑於時間急迫,
最好完全照抄東海道新幹線;三、要重用台灣人工程師;四、JR東海能夠支援的範圍僅
止於和東海道新幹線功能相同的部分。
但殷琪並沒有理會,由於台灣高鐵是日本新幹線第一次的海外技術輸出,日本人深怕
這樣下去會砸了新幹線的招牌,因此不斷預警,殷琪還是未重視。曾和殷琪接觸過的齋
藤說,在高鐵的技術問題上,殷琪是「外行的,局外人,對JR東海多次提出的問題好像
不很在意。」

直到今年九月,JR東海下了最後通牒,再度提出二十多項技術問題,重申若這些差異
未解決,不可能繼續支援台灣高鐵,殷琪才感受到雙方關係的緊張,她近幾個月都去日
本,和JR東海溝通協調。


獨厚法商日方氣悶

但另一方面,殷琪卻仍僱用六名法國國鐵的顧問,及約二十名左右的法國國鐵駕駛加
入台灣高鐵,把赴日受訓回台的駕駛冷凍起來,針對系統混雜也沒有更實際的解決辦
法。
齋藤告訴本刊,JR東海和日本廠商對台灣高鐵「已氣到喉嚨,只差沒有罵出來」。

本刊調查,JR東海曾一度考慮舉行國際記者會,對全世界說清楚他們不願再對台灣高
鐵的技術支援部分負責任,以維護商譽。但這等於和台灣高鐵撕破臉,JR東海不想決
裂,才會由田中昌宏發表論文。

「JR東海現在其實是進退兩難,如果退出,在民間龐大壓力下,JR東海社長以下的人
都要被砍頭!」齋藤透露,近幾個星期中,已有日本掌管鐵路的官員,低調到台灣瞭解
內情,「如果不好好處理,一定會變成國際事件,導致台日關係惡化」。
齋藤十分嚴肅地強調,補救之道是趕緊試車,取得數據資料;檢查各項土建工程、基
樁是否落實

關鍵器材台灣沒買

他說,台灣和日本都多地震、颱風,隧道、橋梁也多,法國高鐵卻沒這些經驗。日本
新幹線有一個地震早期報知系統(UrEDAS),台灣高鐵卻連買都沒買;日本新幹線的通
信系統是走電纜,可以防止遇到隧道或班次密集時,可能漏聽重要通訊,但歐美工程師
設計的是在隧道中效果不良的數位無線電通訊。

還有,軌道上最關鍵的轉轍器「叉心」(crossing),台灣高鐵採用的是鑄鐵,不
是硬度較強的鋼錳合金。鑄鐵要花較多的心力維護,而且壽命只有鋼錳合金的一
半,不注意會斷軌造成重大事故,「但台灣高鐵連檢測維護軌道用的高速軌道檢測車
(簡稱Dr.Yellow)都不要買。」齋藤覺得不可思議地說。

在保全系統(ATC)上,齋藤提到,列車時速愈高時,駕駛員的視野會愈來愈窄,以
台灣的條件,很容易漏看目前打算採用的法國系統號誌標示(立在軌道旁,與捷運及台
鐵相同),萬一前面有狀況,根本來不及反應,但日本新幹線的ATC訊號是直接傳入駕
駛室,可以立刻反應。

訓練人員無所適從

日本新幹線出入車站時,車長一定從車長室伸頭出來看全月台,確保安全,並做確認
手勢後才會開車門,但現在的700T型車輛卻讓車長室窗戶緊閉,變成靠駕駛來確認。

至於號誌系統,新幹線是單向,但台灣高鐵採用歐系的雙向,使控制變得複雜困
難,殷琪找了三個法國國鐵的專家來瞭解,法國專家問高鐵的工程師:「你們為什麼
選用這麼複雜的系統?」台灣工程師反問:「這不是你們設計的嗎?」法國專家竟回說
:「我們早就不用了。」

系統混雜讓高鐵內部也無所適從。JR東海要訓練台灣的駕駛及乘務人員都不知如何訓
練,列車運轉手冊也不知如何寫,而像車站間的軌道是日本式,車站內的軌道卻是德
國式,二種軌道行駛的要求及動作都不同,試車人員根本不知要怎麼試。

事實上,除了機電系統,目前高鐵已接近全部完工的土木工程也危機四伏。包括雲林
以南地層下陷造成高鐵高架橋墩下沉;邊坡用種草的生態工法,可能導致泥土流失而傾
覆軌道,甚至因土塊高速撞擊而翻車;高鐵苗栗沿線路段的地基則明顯沉陷。

施工粗糙基座下沉

齋藤指出,雲林以南部分路段下沉,未來列車經過這裡,輕則車體晃動,重則出軌翻
車。而嘉南大圳還未完成前,當地是像沼澤的軟地盤,若高架橋水泥基樁未檢測,地
震時一定大傷亡。

本刊到台南鹽水溪的高架橋現場觀察,由於地層持續沉陷,施工單位只能暫時靠墊片
勉強支撐軌道基座,軌道基座已一邊高一邊低,出軌翻車並非危言聳聽。

此外,本刊在苗栗沿線已看到許多實施生態工法的邊坡崩塌,部分暫時以紅線圍起
來,並覆蓋塑膠布「遮羞」。至於苗栗路段的地基沉陷,根據現場目擊,已使軌道無法維
持平整,施工單位被迫打掉鋼筋混凝土的基座並挖掉地基土方,重新填土建地基,施工
品質很粗糙,齋藤也去現場看過,「有點偷工減料的感覺。」

機電雜交、土法土建,距通車時限不到一年,高鐵仍千頭萬緒,齋藤表示,台灣高鐵
到今年十月都還沒試車,全面通車根本來不及,明年十月要通車的目標,雖然仍要繼續
向前衝,但「到時頂多就是個通車典禮」,然後以很緩慢的速度,很少的班次,象徵一
下跑給大家看而已。

亂改系統問題叢生

高鐵內部人士則透露,至少須等到十二月二十日才能進行試車,第一階段只有台南站
至高雄大社間的六十五公里路段,也只能以時速三十公里的慢速行駛,還得要由外籍駕
駛來開,因為駕駛若是歐洲人,可能不熟悉新幹線;是日本駕駛,又不敢開這種號誌是
歐洲系統的新幹線。

過去,法國馬特拉公司承接台灣第一條捷運,卻因台灣自做聰明,在別人的系統上加
來改去,以致木柵線通車前事故連連。

中華開發挹注十億

台灣高鐵更誇張,綜合日、歐二大系統而發明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高鐵。這種政治力的
產物,花了老百姓的納稅錢,金額直逼六千億元軍購案,卻搞得問題叢生,成了四不
像,不僅如此,當初標榜的全世界最大BOT案,「民間興建營運、政府零出資」的精神,
也早就蕩然無存,政府已成為主要出資者,是高鐵最慘的冤大頭。

本刊調查,由於高鐵的原始股東對認股裹足不前,今年八月,台灣高鐵競標時的死對
頭中華開發,竟然在「政策指示」下,挹注高鐵十億元。熟悉內情人士說,在官方護航
下入主中華開發的中信辜家,受到陳水扁方面的指示,以這些錢做為「回饋」。

一位開發董事回憶,「討論高鐵投資案的臨時會很詭異,經營團隊報告說,高鐵經營
十七年才會損益兩平,時間太長,營運風險又高,一點也不樂觀。」大家正狐疑,為什
麼提出這種過不了關的案子,才聽到有人說接到電話,是政策指示。

這位人士說:「有位官股代表當場質問:『政策是什麼意思?』會場頓時陷入沉
默,大約一分鐘沒人搭腔,大家便心知肚明,不到十分鐘全案快速順利過關。」他比
喻:「這好比一條魚已經臭掉,我就是要買這條魚,你問我為什麼買,我當然講不出
來。」

辜家投資拍扁馬屁

熟識中華開發工銀董事長辜仲的人說:「早年高鐵競標時,辜家就認為它是高風
險、低獲利而放棄投標,這次辜仲卻反向投資,一是禮尚往來,二是保個安心,以免
未來四年遭扁營修理。但開了這個例,未來高鐵還要辦增資,開發恐怕很難躲得掉。」

中華開發通過投資高鐵案那天下午,也是聯貸銀行寬限高鐵辦理增資的最後期限,經
扁營運作,原本不足額的認股全搞定後,阿扁也率領大隊閣員開拔到高雄縣燕巢鄉的高
鐵總機廠,高分貝喊話背書,「高鐵只許成功,不許失敗,政府一定會替高鐵排除任何
障礙。」現在,原本零出資的政府,反客為主,在扁政府鼎力協助下,泛官方持股近三
成,超過原始股東的二成五,當初標榜全球最大的BOT案已成最大的笑話。

事實上,翻開高鐵七年來的募資和興建史,正是一齣殷琪與當權者一搭一唱的戲碼。

高鐵五虎打贏泰公

殷琪是已故工程教父殷之浩的么女。她的哥哥是昆蟲植物學家,姊姊醉心於藝術,對
營造業一絲興趣也沒有,因此繼承父親大業的重任,落在殷琪的肩上。

二十六年前,殷琪取得美國UCLA經濟學學士後,加入大陸工程,跟在父親身旁當董事
長特助九年多,三十二歲便當上總經理。一九九四年,殷之浩病逝後,殷琪不但承接父
業,還挑起高鐵的大梁。

貫穿台灣西部的高鐵工程案,起於一九九○年,當初政府原打算自己做,但財政吃
緊,轉而應民間要求,於一九九七年改為民間興建的BOT案。
隔年,殷琪結合長榮鄭深池、富邦蔡明忠、太電孫道存及東元黃茂雄等人,組成台灣
高鐵聯盟,與時任中華開發董事長的劉泰英號召的中華高鐵聯盟打擂台。劉泰英批殷琪
「小孩玩大車」,殷琪也不甘示弱,反罵劉泰英是「惡婆婆」贏得不少同情票,反逼
得劉泰英封她為「好媳婦」。

最後,標舉「政府零出資」的台灣高鐵聯盟獲勝,五人被冠上「高鐵五虎將」,殷琪
聲名大噪。劉泰英貴為國民黨大掌櫃,政商二界通吃,竟敗在後起女輩手上,讓外界驚
訝不已,殷琪初試啼聲告捷,周旋政商圈也越來越得心應手。

阿扁力挺順利募資

殷琪在國民黨執政時拿下高鐵,但同年底大陸工程五十三週年慶,她卻轉而押寶民進
黨,請來台北市長陳水扁同樂助興。

二○○○年的總統大選,阿扁屬意殷琪擔任副手,殷琪未答應,但參加了阿扁的「國
政顧問團」。阿扁當選尚未就任時,當時的國安局長丁渝洲還曾帶領大隊人馬,到大陸
工程大樓,為陳水扁進行國安簡報,殷琪和阿扁關係緊密可見一斑。

而阿扁對殷琪最實惠的幫助,莫過於協助高鐵順利募資。二○○○年阿扁執政後,殷
琪正陷入高鐵資金需求高峰期。當年高鐵為了讓李登輝卸任總統前親赴日本,改用日本
機電系統,引進日本新幹線,殷琪大言不慚地說:「純粹商業利益考量」。替阿扁政府
擋子彈,讓李登輝對她刮目相看,但高鐵也因此惹毛原始伙伴歐鐵聯盟,吃上了國際官
司,為日後融資與募資蒙上厚重烏雲。

由於高鐵與聯貸銀行團議約,銀行融資與自有資本比為七比三,股東出資三塊錢,銀
行才借款七塊錢,為此高鐵股本須從初期的一百五十億元,逐步增資為一千億元,才能
取得三千二百億元的融資額度。

在國際官司陰影籠罩下,殷琪募資始終大不易。為此,她先以小媳婦姿態向阿扁訴苦
:「BOT案能不能成功,最重要的還是要看政府政策夠不夠透明,支不支持。」
「我感覺政府從來不承擔任何責任。」為扁政府援助高鐵搭好下台階。

二○○一年,台糖及行政院開發基金以每股十元,認購高鐵八十億元,引起朝野攻防
戰,隔年底,立法院為此決議,國營事業及轉投資事業不得再投資高鐵。

打通法令銀行超貸

扁團隊卻山不轉路轉,腦筋動到金融業。二○○二年九月,高鐵準備招募特別股二百
六十九億元,同年十一月,財政部「湊巧」打通法令關口,放寬銀行及壽險公司投資未
上市公司上限,結果八家公股銀行及中央信託局一舉認購一百六十億元。

這個偷天換日的手法,再度掀起朝野立委和媒體大肆撻伐,直批銀行幫高鐵達到撥款
條件,違反常理,讓銀行借錢又投資,更是大舉擴張授信風險。去年四月間,無黨籍立
委陳文茜批扁政府淘空國庫,在野黨因而醞釀提彈劾總統案,指控扁政府讓銀行超貸,
涉及背信國家、違法濫權。

然而陳水扁一點也不以為忤,繼續為殷琪赴湯蹈火。今年九月底,扁團隊乾脆四兩撥
千金,准予銀行團大幅延後高鐵增資時程,並將融資與自有資金比率,由原本的七比
三,調整為七‧五%比二‧五%,為高鐵縮減自籌資本達一百零三億元。

股東賺飽人民買單

殷琪緊抓扁政府,背後原因正是高鐵五虎將逐年收手,前年爆發財務危機的太電最先
無力參與增資,去年東元及長榮也不再加碼。因為,高鐵三千多億元的工程大餅利益,
隨著峻工逐漸減少。

國民黨立院團去年估計,指出長榮旗下長榮開發及長鴻營造包走五百億元,預估合理
利潤上百億元;大陸工程也包走四百四十九億元高鐵工程,保守估計獲利一百億到二百
億元之間;富邦及東元也都各自承攬工程及產險。

五虎將只顧舔舐戰利品,剩下的,唯一能替殷琪兩肋插刀的,就是陳水扁了。今年他
競選連任,殷琪又被點名為副總統人選,選後則列為女閣揆考慮名單。

十一月間,扁政府竟無視高鐵有八個案遭監察院調查,竟找來高鐵負責人殷琪當監委
選薦小組成員,在野黨痛批是「強盜變官兵」。

算算,高鐵原始股東利益均霑,殷琪還大賺其錢,在陽明山蓋起二億元大別墅,但她
玩出的危險混血拼裝車,在扁政府步步迎合退讓下,卻須由全民來買單。殷琪和陳水扁
應該為高鐵未來的種種惡果,負起最大的責任。

生態工法是高鐵殺手

台灣高鐵在許多狹谷路段採用生態工法,但這種強調自然景觀維護、不採用鋼筋、混
凝土的施工方法,卻遭日本鐵道專家質疑為罔顧高鐵安全,因為生態工法極難防止水災
來襲衍生的軌道邊坡崩塌,反而可能造成列車出軌翻覆危險。

生態工法是以生態系統的自我設計能力為基礎,強調師法自然,施工材料也儘量取之
於自然,甚至取之於施工現場,藉以維持自然生態平衡,避免對棲息的生物造成過大的
衝擊;但施工後卻可能因此產生與高鐵安全要求背道而馳的風險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